反复 无常

秋重夏无雪,来来回回,也都不是昨日的季节。

初夏

白日近梦,五月近夏。

少年

白衣飘飘,缺了一角。

疾走

暴走的月亮撒了一把光,只有影子还在我身旁。

随遇而安

风野无佳作,乱世不佳人

愤怒

伪装成外套的白衬衣,我在我最不理智的时候脱下它,然后揉成诗的形状,扔出去,就像吃了一定镇痛剂。 眼神还在字里行间徘徊着,故事早已架在了狂欢的篝火里燃烧着,直到被烧成了空虚的白烟,像旗帜一样升起来,不由自主的走向高空的归途。

朝阳

梦的续集,被写在朝阳里,太阳升起,它就投影在我心底。

屏蔽词

屏蔽词的确很有威力,但它并不能消除言论,只能消除汉字。

冷是一种毒。

祈祷

夕阳落下时的情景被我用来修辞,没有更多的胜算来比较明天下班后是否会更美好。我想随着街道旁的隔离带一齐延伸到远方,虽然远方已是空荡荡像被挂在了天上。周围得人群依旧不及一片海大,但我能穿过海却穿不过这人群,这个三月份患了冷毒,这是我对他最直接的控诉,萎靡的气温与我的身体中和后变成了麻木。于是我力所能及的望着天空,至少这不带血的夕阳是无辜的,就在夜晚来临前见他最后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