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

文革十年,无疑是高度浓缩了中国特色的十年。其间,个人主义色彩的政治、有无主观意识积极承上性的官场、追求自由与信仰的文艺者以及自研人员、生产力强大却人人自危的底层。文革十年,对许多经历过的人来说,到现在是一种记忆,有伤痛却已然包容。对于我来说,那十年就像是中华五千年历史的标本。

克城雨

雨/是一陀显影剂/或者是一举放大器/对城市来说/它是生理的反应/倘若抒情者都堵在路上/那么这一路的愤慨,都难以抵达终点

嗜血

嗜血

十二点以后,如果你还在挂着 QQ,那个你桌面右下角的这只企业将会爬出屏幕来,变成蝙蝠,然后吸干你的血。最后将你的干尸顺着网线口拉进去,用蜘蛛的毒液麻痹了你的神经,用蛛丝贴这你的三围一圈一圈的绕着,绕着,缠绕的轨迹刚好画出了好多个波板糖,于是我顺便把这些波板糖送给我侄女。你倒下了,就像倒在了自己的床上,倒在了自己的温柔乡,一睡不醒,直接睡到了周一。

相信现象不信人言

曾今看过一个少年作家与一个看起来比较有地位的人的私人交谈的报道,两个相隔十几年的人,自然有许多思想走不到一起。一个人讲到文革的奋斗,另一个人开始扯到赛车,我猜这只是节目的需要。谈到许多关于一边是南一边是北而时代便是代沟的问题,两个人开始有了能够交谈在一起的理由。而唯一他们确定的,并且与大不分人不同的思想是,他们不相信人,相信现象。

或许那也是节目的一种商业现象。这不是重点。

我一直不明白人与思想会有什么区别。我想应该是,现象确定人,人组成一种现象。相信人就是相信现象,不相信人即不相信现象。

事情并不是在一天内得到解决的。每次都在思考这个问题,并且做着无意识的决定与意识的论证,问题是,始终得不到一个令自己满意的决定。我只是看到了表面。

我并没有反对自己之前的定论,我想要是

我想这应该是一种处世的理解。一个是二十三岁的理解,一个是四十多岁的理解。我的理解是,现象在任何地方都是相同的,而每个人的表达方式则不一样。

只需了解这些现象,就可以了解千变万化的人。

使用 docker 部署 nodejs 程序

环境

  • docker
  • ubuntu 16.4.x
  • web 程序

要发布自己的应用,就需要把应用打包为一个 docker 镜像。

创建基础镜像

基础镜像相当于程序的运行环境,包括运行时最基本的系统,node,npm。在 docker.io 上有一个一个名为 node 的镜像,该镜像已经包括了 node 的运行环境,执行一下命令将该镜像下载下来,作为我们的基础镜像。 docker pull node 安装完成后,执行以下命令。 docker images 在列表中找到名为 node 的镜像,代表安装成功。

该命令可以展示本机安装过的所有镜像

配置 Dockerfile

在当前目录下创建 Dockerfile vi Dockerfile

Dockerfile 是编译 docker 镜像时的配置配置文件

输入以下内容 FROM node # Create app directory RUN mkdir -p /home/server/91starter WORKDIR /home/server/91starter # Bundle app source COPY . /home/server/ RUN npm install EXPOSE 3000 CMD [“npm”,”start”]